首页  交管信息  视频播报  出行提示  警务公开  交警风采  在线交流 
“网红交警”杨鹏:把交警当出仪仗兵的范儿
2017年07月14日 09时17分   本版编辑: 薛萌 李丹   (点击数 : )

杨鹏,198211月出生,20047月入党,20022007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服役,期间被评为优秀士兵。2011年底进入陕西省西安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新城大队,成为一名交通辅警,先后被评为西安市十佳“缓堵保畅”优秀标兵和新城大队党员之星、先进个人。

一身制服,汗流浃背。网友这样评论“西安最帅交警”杨鹏:“从你的全世界路过,我看到最美的风景。”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上,这位老兵为何打动人心?是因为从三军仪仗队退伍的他,身姿挺拔、指挥有范儿?是因为拦住违章行人“谆谆教导”的他,执着中透着可爱?还是因为斑马线上扶老携幼的他,亲切里饱含柔情?

“千”字路口的检阅

每天早晨7点,杨鹏都会准时出现在西安市新城广场的“千”字路口,笔直站立。“嘟——嘟——”伴着响亮的哨音,戴白手套的他挥舞双臂,提示过往车辆直行、停止、转弯、靠边,每个动作都一丝不苟,像一名正接受检阅的士兵。

无论站立指挥交通、护送行人过马路,还是一路小跑到违章车辆前,身高1.85米的他都身姿挺拔,像一棵白杨树。

——自从走红网络后,时常有人特地赶来一睹他的风采。

杨鹏所在的路口很特别——3条机动车道,1条非机动车道,路口不是正南正北,有个弯度,就像“千”字最顶端的交叉点,行人过马路时需要绕路,很多人索性直接从禁停区横跨过去。于是,除了指挥交通,杨鹏还有一项非常繁琐的任务:苦口婆心劝导行人走人行横道。

今年是杨鹏担任交通辅警的第6个年头,35岁的他褪去了刚上岗时的青涩,对付“老司机”也有了一套办法:和风细雨,不厌其烦。只要从这里经过,只要不遵守交通规则,他就过去劝说,一遍不行N遍,一次不行N次。说陕西话拉近距离,或者偶尔幽默一把,都是他的“套路”:“哟,有红包,赶紧抢!呀,5毛钱!抢红包可以,不过过马路的时候可不能玩手机……”

为此,他在微博里自嘲是《大话西游》里嗦的唐僧:“悟空,你听为师说!闯红灯是一种不文明的行为,万一大车把你撞倒碰到一些花花草草的,多不好!”

来来往往,玩手机的年轻人、闯红灯的大爷大妈都被他唠叨过,有时候被说急了,他们就骂他是个“傻交警”。

杨鹏是有点“傻”,充满“仪式感”的指挥动作耗费大量体力,每天下班衣服被汗水浸透。刚上岗时,他的“特立独行”曾引起同事的反感,甚至不愿跟他一起执勤。

杨鹏其实并不傻,他担任辅警之初就发现,把仪仗队的队列动作和交通指挥的手势结合在一起,能吸引大家的注意,有助于维持秩序。共事5年多,同事感动于他的坚持,并终于明白他不是作秀,而是保持了一名仪仗兵的本色。

斑马线上的“长征”

为了保证每一位行人的安全,大约50米的斑马线,杨鹏每天不停地来回跑动,平均日行两万步。他说:“我可能做不到对国家有益,但起码可以做一个对路口有益的人。”

一天清晨,一个穿白裙子的小女孩拉着妈妈的手,站在马路边上噘着小嘴不肯走。她叫月儿,今年4岁多,每天过马路都要“杨叔叔”牵着走,睡眼惺忪的时候还要“杨叔叔”抱着过马路。

在马路对面处理完违章后,杨鹏赶紧跑到月儿身边,拉起她和另一个小朋友的手一起过马路,同时还不忘夸月儿一句:你今天的裙子真漂亮!

小女孩萌萌和月儿同龄,父亲是一名消防队员。她对杨鹏有种天然的亲切感,每次见到他都要大喊一声:“杨鹏叔叔!”杨鹏曾在微博上对那位武警战友说:“知道你比较辛苦比较忙,当你为了人民出入火海的时候,请放心,有我照顾女儿过马路!”

由于天天护送附近的孩子,杨鹏经常会收到孩子们送来的纸折爱心、千纸鹤和小纸条等,上面的话很暖心:“交警叔叔辛苦啦”“天气热,记得多喝水哦”。

回馈的温暖不仅来自纯真的孩子,还有他经常帮助的老人。一天下午,一位腿脚不方便的大妈要过马路,杨鹏照例跑过去搀扶她。当他把大妈送到路边时,她拿出一个塑料饭盒问:“你们上班能不能吃东西?”“不……”“能”字还没说出口,一个饺子已经塞到他嘴里。“哎呀,那种幸福感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,那饺子的味儿跟我奶奶以前包的一样……”

又一个黄昏,一位老人走到路口,给杨鹏带来自己凉的白开水,执意把水灌进杨鹏的水杯。杨鹏说,那一刻,他忽然想起在部队常听到的那个词:鱼水情深。

创意漫画的日常

晚上回到家,天已经黑了,女儿等了他很久,扑上来撒娇地叫爸爸。匆匆洗漱,换下湿透的制服,杨鹏开始了每天的另一项工作——画漫画。

在部队就经常负责出板报的他,6年来几乎每天下班、每个周末都要伏案画几幅宣传交通规则、安全知识的漫画,然后挑出比较满意的描线、上色,配上简单易懂的说明。例如:“铛铛铛,放学了;小朋友,你别跑。过马路时左右看,站稳脚跟把灯瞧。红灯停,绿灯行;两边无车再走好。”

日积月累,他画了将近两万幅草图。每天创作,思路却没有枯竭。他说,因为灵感就来自工作,白天上班仔细观察,晚上把所见所思用漫画表现出来。

画了这么多年,包括女儿在内的孩子们的喜爱,给了他动力。单位也很认可这样寓教于乐的形式,经常把他的作品放到微博、微信平台上。2016年,由他的安全漫画集结成册的《特别的礼物》,获得公安部交管局安全宣传作品画册类三等奖。

画漫画并不是分内的事,花去他本就不多的休息时间,可他却乐在其中。就像他至今还是一名辅警,属于“编外人员”,却认真工作乐此不疲。

问他为什么,杨鹏对记者说:“不管是辅警还是正式警员,只是身份、待遇的不同。一个人活得好不好,一辈子过得有没有意义,取决于自己的人生态度。只要我们每天过得问心无愧,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他人,就是高质量的人生。”

把交警当出仪仗兵的范儿

621日,一篇题为《从三军仪仗队退伍之后,他又成了网红交警》的文章在解放军报微博微信@军报记者推送后,网友跟帖留言上千条,纷纷为仪仗老兵杨鹏点赞。日前,带着一些网友的疑问与好奇,@军报记者的采编人员对杨鹏进行了电话采访——

问:请问杨鹏,对于网友送给你的各种称呼,你怎么看?

答:我哪有那么帅,其实是制服帅,我穿上便装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。至于“傻交警”的名号,其实傻傻的也挺好,我以前在部队就把自己比喻成“许三多”式的傻兵。

问:在刷屏的网络视频中,你充满仪式感的指挥动作在喧闹的城市街头很是亮眼,但有人觉得没必要这样。你怎么看?

答:我是一名退伍兵,在三军仪仗队服役的5年,无论坐立行止,都有严格的标准,从小处入手、从细节入手,成了我们的一种思维模式。担任辅警后,可能因为都是穿制服吧,有种很强的“代入感”,一举一动仍保持军人的姿态。而且,指挥交通也不能随意,随意容易出问题。只有对自己不随意,才能让群众信服、信任。

问:从军的经历对你有多大的影响?

答:在仪仗队时,我们会把每一个动作、每一件小事都做好,做到极致。一位老兵曾经说,就像叠被子要叠得方正一样,我们做任何事都要做得正正规规。心正,则行正。

问:当辅警6年了,每天的工作时间正值早晚高峰,你陪家人的时间很少。相比当仪仗兵时吃过的苦,这两种“苦”有什么不一样?

答:我觉得部队的生活很令人难忘,虽然训练很严格身体很累,但内心很充实。现在在路口指挥交通也是一样,哪怕站一天岗,浑身被汗水湿透,累到不想说话,但内心也很充实。这个过程本身就很快乐。

问:离开部队快10年了,作为一名“走红网络”的退伍老兵,你有什么想对老领导和老战友说的吗?

答:我很想念在部队的时光和生活,感谢部队给我的锻炼,感谢领导和战友给我的帮助。我想对战友们说:不管在部队还是在地方,我们都是国家的一分子,都要挺起胸膛做国家的脊梁!

杨鹏告诉我们,他经常梦到自己又回到三军仪仗队,还在苦练队列动作。梦醒后,他总觉得意犹未尽,还想在梦里待久一点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(编辑:付斌)